[新京报]何时休假,应让公民有更多选择

 来源:新京报 发布时间:2012-10-07 18:44:31 点击数:
导读:  在休假或旅游这件事情上,公民个人显然比政府更明白自己的需求是什么。落实好带薪休假制度,公民一定会选择明智的时间出行,交通和景区拥堵自可缓解。  国庆长假收尾,相信不少游客通过一次长假旅游,放松了身心…

  在休假或旅游这件事情上,公民个人显然比政府更明白自己的需求是什么。落实好带薪休假制度,公民一定会选择明智的时间出行,交通和景区拥堵自可缓解。

  国庆长假收尾,相信不少游客通过一次长假旅游,放松了身心,恢复了活力。但也有些“坏消息”传来,冲淡了长假带来的好心情。

  一则报道说,甘肃敦煌鸣沙山月牙泉景区特色旅游项目——骑骆驼备受青睐,每天从早晨5点半到天黑“马不停蹄”,但还是不能满足游客需要。驼户们只能给骆驼增加饲料而不能让骆驼休息,导致已经连续两天出现骆驼劳累致死。

  这只是景点人满为患的一个小例子。据全国假日办假日旅游信息的最新通报显示,长假期间,数十个景点访问量超过正常量一倍多,部分景区游客日访问量超过最佳接待量数倍甚至十倍。比如,南京中山陵的访问游客是最佳接待量的10倍,厦门鼓浪屿为最佳接待量的9倍。网上有人编出顺口溜:“华山数万人滞留,黄山游客爆满,故宫人山人海,长城不分内外。”

  这种全民集体旅游的方式难以避免产生“人累景更累”的后果。问题是,这种方式为何产生?有人呼吁游客要理性,但对于中国的游客而言,表面上看,去什么地方、怎么去、跟谁去,都是自愿的选择。但是在最关键的一点——时间上,他们却远远缺乏选择的自由。长途旅行必须有相对较长的集中时间,但是中国游客在一年之内符合这一要求的时间段只有两个窗口——国庆和春节。春节的习惯是回家团圆,那么国庆就成了唯一一次适合长途旅行的时间窗口。以中国十数亿人口之众,哪怕五分之一的人口选择此时出行,不造成上述情形,绝无可能。

  正因为中国人的旅行是随着放假的行政指令而走,所以考量这一问题也应放到公共治理的范畴来进行。长期以来,我国的社会治理保留有一种“运动式”的模式,其特征是政府通过自上而下的调度,对某些突发性事件或重大的社会疑难问题进行专项治理。这种治理思维渗透到各个社会领域,乃至延伸到国民的休闲度假方面,这便是集中休假制度。

  在某些领域,通过“运动式治理”,攻坚克难,形成社会气氛,或有其一定合理性。但在另一些领域,比如国民的休假上,这种方式就行之无效。而高速公路免费这样的公共政策,则在事实上强化了这种治理思维,它在“引导”人们进行运动式的集中旅游。

  解决之道亦很简单,既然管不好,那不如交给社会自己去解决。怎么交?落实带薪休假制度,由公民个人和单位协商,决定该何时休假——在休假或旅游这件事情上,公民个人显然比政府更明白自己的需求是什么。他们一定会选择明智的时间出行,大多数人都不会一头扎到人堆里去。

  唯此,交通拥堵、景区超负荷运作等问题,才可迎刃而解,敦煌的骆驼也才能够保全性命。否则,讨论是否恢复五一黄金周,或者高速公路是否应免费,无异于舍本逐末。

 

上一篇:环球时报:别再仰视日本 把它看成亚洲刁民 下一篇:异地高考:“北上广”没理由搞特殊